倩玉小说网

第1879章 我尽力吧【1 / 1】

夜九白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倩玉小说网http://www.qianyuwj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【1点更正!】

防盗专用,不会重复收费!!

到时间来刷新章节即可恢复正常,如果一直显示错误章节可能是软件卡bug,试着退出重进或重新下载。

++++++++

在这十分钟里,也有一些认识张岑涵的人看到了薇博并及时做出了回应——

“我天,我和翠花在线下活动的时候见过,还加了好友,她是个很活泼善谈的人啊,还很可爱,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……我给她发了消息,打了语音电话,均没有人回应,打了手机号,但也显示关机。”

“我是岑涵大学同学!我试图联系了,但是没人回。”

“我也是,真的看不出来她有心理问题啊,反而我觉得她比普通人还阳光活泼。我们在一个线下品牌发布会上见过,还曾一起拍过广告图,之后有跟她因为一些事聊过,一直觉得她很正常,她还曾给我送过礼物呢……她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!”

“我看到小白的截图后就泪崩了,我是翠花的粉丝,因为跟她的时间比较早,所以私下也有联系,只是不太频繁。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过她有心理问题,只是说过最近压力大,她有点不太开心,她改名成‘下辈子开心’后我也有觉得不太对,还曾问过她,可她却说只是有感而发,这辈子忙忙碌碌太累了,要是有下辈子,那她一定要当个咸鱼,过的快乐一些……我好自责,如果我早一些发现早些宽慰她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?”

“我和翠花比较熟,知道翠花住在z市某区某小区里,因为我给她寄过月饼,具体的房楼号她没说,但我觉得能找找那个小区的住户资料还有监控信息,不管她是在屋里还是出了门都能及时掌握了。”

终于,有人说出了比较有价值的信息,这让网友都兴奋了,迅速的把她这条评论顶上了小白评论区的热门。

不过在这时,更有分量的发言出现了,那是一位叫做曦然的网友——

【曦然:我是岑涵的发小,我今天中午刚跟她通过视频,发现她状况不太好,但是细问后她却不说。我担心她所以在公司请了假就赶紧乘飞机来到了z市,现在我正在等她这一栋的电梯,等上去看有什么进展我会及时更新的。】

曦然发薇博的时候还在后面配了一张电梯图。

网友振奋了,一堆人跑去给她留言,“姐妹,能开个直播全程公布吗?”

“啊啊,太好了,终于有靠谱的消息了,你快上去,有事情及时跟大家讲。”

“希望翠花没事啊,老天保佑。”

“录个视频吧。”

也正是在这时,应百川发了薇博,并在薇博的推送下迅速被关注此事的网友们看到了。

那是多张截图,只有张翠花一个人发的消息,没有应百川的回复,而翠花发的也不算频繁,有时候几个月一条,有时候一天好几条,这些消息经过数年的积累后就相当可观了。

“我的粉丝量70万啦,虽然跟偶像的不能比,但是我还是很开心,因为我的人气越高,将来能见到你并跟你对话的几率就会增加了。”

“你的新歌《腾飞》我好喜欢,积极向上,好像有着无穷的力量,它对我帮助很大,谢谢你带给我的精神鼓励,哪怕你并不知道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歌迷。”

“你和云琪恋爱了耶,替你开心,云琪很优秀,祝你们幸福!”

……

一个女孩子仿佛演独角戏一样的自说自话,分享着她的日常,倾吐着她的心事。

她知道应百川看不见,即使看见了也不会发生什么,但仍然沉浸在这样的交流中。

网友们翻着这些截图,虽然这些内容很感动,但大家想看的却不是这些倾吐。

他们想找更关键的信息。

曦然,也就是请假来找张岑涵的金曦已经上了电梯,距离着层数越来越靠近,她也就越来越紧张。

岑涵有两个手机,但是两个号码全都提示已关机,发消息也无人回,这一路上金曦已经失控哭了好几次,生怕赶回来看到的就是好友的尸体。

她着急又无助,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还能找谁求助,岑涵的家人似乎不怎么关心她的死活,不知道是他们觉得她根本不会死,还是对她并不看重。

但不管是关心还是不关心都没有区别,他们不在本地,别说不来,就是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下了飞机后金曦就在重复做两件事——不停的给岑涵打电话,不停的刷新她的薇博。

还是在中途时有人给她发了消息,她去看了才知道那人给她转发了江小白的那条薇博——

那个人并不知道金曦和岑涵是朋友,只是群发了薇博扩散而已,却是歪打正着了。

当金曦知道就连大明星江小白都在关注自己好姐妹的情况后,她在岑海小区的门口就一个人崩溃痛哭了,但边哭又边觉得有了主心骨,有了希望和力量。

岑涵注定不会接电话了,金曦放弃了这条路,开始密切关注薇博,并回复了江小白自己是岑涵的发小,正在坐电梯去家中找她。

发完,她也就看到了网友给她的提议。

开直播找人?

这个方式似乎可行啊,不过她不会直播,想想就知道开直播前肯定还得填一些东西,搞不好还得审核什么的,不一定来得及。

于是她就打开了相机,准备等下把视频录下来。

一出电梯,她就小跑的朝着岑涵房间的方向跑过去,并手忙脚乱的掏出了钥匙。

这间出租屋,张岑涵只有两把钥匙,一把她自己留着,另一把就是给发小闺蜜金曦的,只是两人身处异地,哪怕是闺蜜也很难经常相处,一月见一两次已经不易了。

开门时,金曦心跳如鼓,同时也觉得鼻中酸涩——

如果早知道姐妹面临心中崩溃,她哪怕是辞职放弃掉工作也要全天同吃同住的陪着她!

门被拧开,金曦一边开着视频,一边迫切的朝着屋子里看去,“岑涵?你在吗?我是曦曦——”

她的声音顿住了,当看清屋子里的情况后人都僵在了原地。